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把猶太人的學習與掙錢劃等號,是對他們最庸俗的誤讀

把猶太人的學習與掙錢劃等號,是對他們最庸俗的誤讀

图片说明:把猶太人的學習與掙錢劃等號,是對他們最庸俗的誤讀,。

(猶太傢族聚餐。)尋求並學習猶太人的成功之道是國內的一門顯學,這波熱潮從2010年《創業國度》中文版的出版開始,一直流行到現在。和西方社會總體對猶太人感情復雜、褒貶不一的態度不同,國內主流媒體充斥著太多對於猶太人過於高調的肯定和推崇,很多對於猶太人的理解不是過於膚淺,就是把其他民族的特質生搬硬套到猶太人頭上。貶低一個民族是種族主義,不明就裡的吹捧又何嘗不是?羅斯柴爾德傢族曾經控制西方金融;美聯儲由猶太人控制,猶太人掌握瞭美國30%以上的財富——這些論斷其實出自一本由沙皇俄國的秘密警察在1907年杜撰的小冊子《錫安長老議定書》。《議定書》本是為瞭打壓沙俄內部的猶太人,不想卻給30年以後的希特勒送去瞭屠殺猶太人的子彈。本人從2006年前往以色列求學開始,到現在勉強算得上一個猶太研究學者,隻要看到一篇文章中出現羅列猶太名人或者猶太人財富百分比的段落,我立馬不再繼續往下看,因為這樣的統計本出於惡毒的目的,曾經給猶太人帶來的是傷害,而不是祝福。不過,沒有人可以否認猶太民族的偉大。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民族完成喪國千年而復國、喪失語言千年而復興的偉業,猶太人艱難地做到瞭。單從這兩點而言,猶太民族創造的現代以色列就足以稱得上偉大的成功國傢。國傢層面的成功是民族的成功,民族的成功由教育促成,而教育的本質是民族習慣和文化傳承。要想真正理解猶太人,著力點必須放在具有文化傳承屬性的教育上。對猶太教育的“粗俗化”解讀國內主流的猶太教育普及性文章,幾乎必然會出現這樣的描述:猶太母親在《聖經》上塗抹蜂蜜,以此教育孩子知識是甜的;在以色列,每個猶太人平均一年閱讀62本書,世界第一;猶太人從小就接受財商教育,爸媽為瞭鼓勵孩子勞動給傢務活明碼標價;衡量猶太人成功與否要看他是否賺到瞭足夠的錢,教育和學習都是服務於賺錢的手段……這樣的文章雖然贏得瞭傳播,也激起更多人瞭解猶太人和猶太教育的渴求,但是當猶太教育的關註度到達一個新的數量級以後,就有必要對此類“粗俗化”解讀猶太教育來一些正本溯源瞭。關於《聖經》塗抹蜂蜜,這是絕對的子虛烏有。姑且不論《聖經》這樣的聖書豈容隨便塗抹黏糊糊的蜂蜜,況且蜂蜜塗在書上,誰能保證孩子吃進去上面的油墨不會生病呢?正確的版本是猶太傢庭在過新年或者光明節等相對喜慶節日的時候,會拿出22個希伯來語字母做成的餅幹,然後在餅幹上塗抹蜂蜜讓孩子去吃,讓孩子盡快開始熟悉他們本民族的語言。在迪士尼動畫《冰雪奇緣》番外篇《生日驚喜》中,有一個場景是雪寶進入一個猶太傢庭送禮物,那個畫面中就出現瞭類似的字母餅幹。(印有希伯來字母的餅幹。)還有一個誤傳已久的數據是,以色列猶太人人均一年閱讀62本書的世界最高紀錄。我認真翻看瞭所有的外文材料,也問瞭不少以色列當地專傢,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實62本書的國民閱讀量,我理解這是一個為中國讀者創造的“白色謊言”(White Lie)。依靠以色列朋友的幫助,我在2016年曾經完成過對40個不同階層、不同年齡段猶太人的統計,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普通猶太人一年閱讀的書籍約在20本左右,這仍然是一個比較可觀的數字,雖然和62本差距明顯。2018年,以色列出版物數量增加瞭35%,說明猶太人是一個喜愛讀書的民族,不過沒有那麼誇張。此外,數據顯示,童書出版數量呈下降趨勢,說明猶太兒童一樣受到瞭電子產品的影響,成為瞭電子孩童一代(Digital Kids)。更有意思的現象是,以色列除宗教題材以外的書籍作者中,80%是女性,我估計這才是以色列在閱讀和出版方面毫無爭議的世界第一。學習是目的,不是手段根據古代猶太教神職人員(也被稱為猶太拉比)的觀點:世界依靠三根柱子——學習、崇拜和血統維系著。而這三根柱子中最重要的一根就是“學習”,因為其他兩根是從學習中演繹出來的。就猶太傳統而論,關於學什麼、怎麼學、和誰一起學等方面的評述多得不計其數,內容翔實而豐富。閱讀和學習已經誕生2500年《猶太聖經》(又稱《托拉》)和1500年左右的智慧之書《塔木德》貫穿瞭猶太人的整個歷史,特別在中世紀的猶太人生活和宗教活動中占據著重要位置。直到今天,猶太人仍然把舊約《聖經》和《塔木德》的學習當做是日常生活中的重要組成。在歷史上,猶太人一直明白他們不能依靠讀書來尋求任何現世的回報。在聖經時期(約公元前1500年至公元1世紀)的猶太人,不可能通過閱讀宗教經典獲得新的土地和收成,中世紀歐洲的猶太人則是越研習宗教典籍越容易被歐洲本土人厭惡和驅趕。通過閱讀成為更純粹的猶太人隻會受到更多迫害,這種局面一直持續到1804年拿破侖頒佈《民法典》解除對猶太人的諸多歧視。此後猶太人靠著累積的工商業從業經驗和民族整體性的勤奮和學習精神,逐漸成為西歐的富裕階層。所以,猶太人學習和讀書是他們生來的一種信仰,與生計無關,與財富無關,這是他們思維的磨刀石,讓他們可以在失去傢園的情況下,靠著同樣的文化紐帶團結而成“流而不散”的民族,為最終的回歸故土並復國打下瞭基礎。猶太人從來沒有掩飾過自己對於金錢的喜愛。《塔木德》中把金錢視為對於猶太人的祝福,羅斯柴爾德傢族的傢訓更是毫不避諱對金錢的崇拜:金錢一旦作響,壞事戛然而止。即便如此,把猶太人的學習與掙錢等功利目的劃等號,是對他們最庸俗的誤讀。(特拉維夫拉賓廣場的圖書集市。)學習本身就是目的,學習必須致用嗎?猶太人的答案顯然是否定的。本人在特拉維夫大學讀書期間,最欣賞猶太同學的一點是他們不帶功利主義色彩的跨學科精神,天體物理和鋼琴的雙學位,交響樂指揮和歷史的雙學位,還有單純因為想要瞭解自己祖上的歷史而來學習波斯語的伊朗裔猶太人,他們的存在讓以色列的大學富有生機,也讓他們的社會綠意盎然。現代以色列是1948年建立的,不過早於建國半個多世紀,各路來自歐美的猶太精英就不遺餘力地在當時的巴勒斯坦地區興辦教學。1884年,最早的猶太人定居點瑞雄萊錫安(Rishon Haziyon)開始建立小學和中學,1912年和1918年,以色列最負盛名的兩所大學,海法理工和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分別建校。猶太經典和各式學堂藏著最純粹的猶太精神,也是他們放飛民族夢想的起點。傢庭教育塑造一切按照《聖經舊約》的記載,約3000年前摩西曾經獨自登上西奈山並與上帝對話瞭40天,最終上帝授予摩西十誡,用以堅定猶太民族的一神信仰,並規范其言行。其中,第五誡明確提出眾人當孝敬( )父母。雖然十誡同樣為西方基督教世界所接受,但是孝敬父母這一條卻並沒有被嚴格遵循,甚至在歐洲主流語言中都找不到孝敬的準確對應詞。猶太人不一樣,不但希伯來語中有專門的孝敬對應詞,他們也實實在在遵循瞭這第五戒律。由此,在整個西方世界,猶太人最強調親情紐帶、最重視傢庭生活,自然而然的,猶太人也創造瞭最獨特的傢庭教育。傢庭教育的前提是一傢人得有足夠的時間在一起,隻有這樣父母才有足夠的可能去影響孩子的言行舉止。猶太人是世界上節日最多的民族之一,幾乎所有的節日都要求傢人聚餐,甚至大傢族團聚數日。每周六是猶太人的安息日,同樣要求有能力的猶太人禁絕一切工作,為妻子分擔傢務,與孩子學習玩耍。不可否認,猶太人雖然有超高的離婚率(正統猶太教徒除外),但是孩子大多數情況下可以得到足夠多的照顧,讓以色列因為父母離異而成為問題少年的情況相對較少。(猶太人的重要節日和紀念日。)傢庭聚餐,特別是每周五的安息日晚宴是猶太傢庭中重要的教育時刻。歷史上很多著名猶太人都對傢庭聚餐心懷感激。比如號稱美國在20世紀最重要人才引進的美籍匈牙利裔猶太人馮·諾依曼,就曾多次回憶與父母安息日晚宴的場景。馮·諾依曼的父親年紀輕輕就成為佈達佩斯的銀行傢,並參與創建瞭佈達佩斯證券交易所。這樣的一個大忙人卻堅持每天晚上和孩子們一起晚餐,並與他們探討大人世界中的商業活動、證券交易,而每周五的安息日晚宴則要與孩子們共同念誦安息日經文並討論問題到深夜。這樣頭腦風暴式的晚餐持續瞭馮·諾依曼的整個童年,給這位天才中的天才帶來瞭無可估量的影響。根據美國人類發展學傢哈特(Betty Hart)和萊斯利(Todd Risley)在1995年跟蹤研究得出的數據,高收入傢庭的孩子普遍比低收入傢庭孩子聽到更多的詞匯量,這個差距在3歲以前就可能達到3000萬個單詞,而聽到越多單詞的孩子越聰明。這個研究表明瞭父母與孩子交流的多寡直接決定瞭孩子後天的智力開發水平。相較而言,善於表達並樂意與孩子交流的父母顯然是猶太傢庭教育中的最重要基石。猶太人也意識到瞭父母與孩子交流對於孩子成長的重要作用,並有意將這種交流模式擴大化,甚至形成瞭一種專門的學習模式,稱為海沃塔(Havruta)聊天式教育。海沃塔的字面意思是夥伴關系,表示兩人一組,通過提問、回答、對話、討論來學習和表達某個問題。海沃特聊天可以理解為對某一個具體問題的刻意練習,但是要以相對輕松的形式展開,用提問、對話、發散式討論等形式引導孩子進行深度思考。比如,父母可以主動要求某一個孩子把自己的玩具與自己的兄弟分享,如果孩子拒絕,父母不會訓斥,而是讓孩子說明理由。孩子也可以提條件,什麼情況下他可以借,什麼情況下他可以不借。如果做得好,孩子會要求父母提供什麼樣的獎勵。一切的對話類似於召開一個傢庭會議,孩子不但可以有正式發表言論的機會,也可以參與到重要傢庭事務的決策中,讓他們更有決策意識。猶太教育中至關重要的“問商”,也就是找到問題並提出問題的能力,正是在類似海沃塔聊天式教育的過程中培養的。一個好的問題勝過一個好的答案,用一個問題來回答另一個問題比得到答案更重要。猶太人相信隻有一流的孩子才能提出一流的問題,並成為一流的人才。傢庭教育如一塊磁石,把父母與孩子緊緊的聚合在一起,使得猶太社會充滿溫情與活力。與我相識多年的很多猶太朋友,至始至終把傢庭事務放在首位。比如曾經紅遍全球的哈佛幸福課教授,以色列猶太人沙哈爾(Tal Ben-Shahar),2015年放棄哈佛教職,回到以色列的一所普通大學教課。我曾經問他放棄哈佛的原因,本以為他給出的答案很可能是在哈佛受到排擠,而他給出來的答案簡單至極,就是為瞭讓四個孩子學好希伯來語,能多和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在一起。我另外一個忘年交,80多歲的以色列國傢英雄賽格夫(Itzchak Segev)將軍,每次和我電話或見面,必定首先推銷他歌手兒子的新歌,或者委托我在中國尋找演出機會。“百歲仍憂八十兒”,不是隻有在中國才可憐天下父母心。(耶路撒冷陷落。)危機教育和責任教育成就精英民族以色列和其他國傢的最大不同是,在生存這一問題上,他們完全沒有退路,任何一次戰役的失敗,都代表著亡國,甚至是民族的徹底消失。這也足以解釋為什麼阿拉伯國傢在與以色列的五次大小中東戰爭中沒有占到太多便宜,因為他們有過多的退路。以色列的安全和發展問題,隻有一個出路,那就是以自己的絕對強大來保證絕對安全。在這種高壓下生存的以色列,自然就要比處在舒適區的其他國傢獲得更多的成就,再下沉到個人,這種不安全感也在不斷敦促猶太人砥礪前行,逼著自己創新,成就一番事業。舒適是人生的高利貸,現在的舒適生活終有一天會反噬我們的生活,讓我們付出高得多的代價來為之前的舒適買單。這一點,猶太人有著深刻的體會。猶太人被稱為揀選的民族(Chosen People),他們認為在上帝揀選他們的同時也給瞭相應的任務,這個任務往大瞭說是修復和拯救這個不完美的世界(Tikun Olam),往小瞭說是保衛猶太人的傢園,捍衛猶太人的生存權利和尊嚴。猶太人的危機教育貫穿始終,成就的是打不死的逆境生存能力,我把這種能力稱為“逆商”。在以色列,逆商教育從幼兒園就已經開始。以色列全年有不定期的撤離演習,全社會包括幼兒園孩子們都會參加;到瞭小學,還會為孩子們設立急救方面的普及課程;在高中,孩子們就要為義務兵役做準備。危機教育連帶的是責任教育,因為進入部隊,成為士兵以後就不能再有散漫的作風瞭,任何無謂的錯誤都可能導致戰友的死亡和軍事行動的失敗,這是完全不可逆和不可原諒的錯誤。這也是為什麼,同樣年齡的猶太青年要看上去比其他國傢的青年成熟、穩重。危機教育和責任教育使得猶太人普遍具有世界公民意識,“拯救世界”不單隻是一個美好的願望,很多猶太人也在行動。在歐洲歷史上出現多次對於猶太人的大屠殺,存活下來的猶太人積攢瞭更多辨識危機、提前行動的能力,並形成瞭不同猶太社群相互幫扶救助的傳統,這正是猶太人秉承“十一奉獻”的重要原因。不過猶太人的“十一奉獻”主要針對本民族,最近幾十年才更多地面向其他民族群體,這無疑使得猶太人自認為的“拯救、修復、改善、改變世界”變得更加具體。猶太人是否真的嘗試拯救世界?我認為是的。歷史上出現的馬克思、安蘭德,甚至最近爆紅的人類學傢赫拉利,他們考慮的都是全人類走向和命運的問題,他們的思考無疑拓寬瞭人類的思維邊界,存在讓世界變得更好的可能。我們可以說,猶太人的教育是成功的,因為猶太人以如此少的人口占據瞭如此多的世界財富,湧現瞭如此多的的人類精英,如果他們的教育不成功,就無法解釋猶太民族人才輩出、創造諸多奇跡的社會現象;但同時,我們也需要看到,猶太民族到現在也沒有徹底解決生存問題,不管是在歐洲還是美國,以色列、猶太人一直是敏感話題,甚至在英法這樣的發達國傢到今天還有排猶情緒的存在。猶太人的教育,肯定還是有改善空間的,不然他們不會總是處於一個全民族有所困頓的環境中。說不定,關於這個問題的答案就在我們中華文明的體系之中。(朱兆一,以色列與猶太研究青年學者,現為對外經濟貿易大學世界經濟研究員,區域國別研究院以色列中心主任。著有《以色列:從文化到旅行》《以色列綠色經濟》等)圖片來源:作者供圖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国产成人'AV视频_高清无码日本av_免费手机观看日韩无码成人--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把猶太人的學習與掙錢劃等號,是對他們最庸俗的誤讀

文章地址:http://www.yrafrica.com/article/40.html
有关热门【把猶太人的學習與掙錢劃等號,是對他們最庸俗的誤讀】的标签